background

请给别人一个还礼的机会

2017/02/20

  和同事刘姐一起去西安出差。

  她的案子进展的十分顺利,比预定的机票时间,空出了一天闲暇。刘姐和我说,她打算趁机去大雁塔看看。

  此时,她正好接到了在西安的老同学的电话。刘姐笑着说:“我现在就在西安哪。”

  她同学听了刘姐的计划安排,提出一定要作我们的司机和导游。语气坚决,不容置疑。

  挂掉电话,刘姐轻轻舒了一口气。我有些看不明白了,因为这实在不是刘姐一贯的做派。

  她是那种绝对不会想着去麻烦别人的人,尤其对方是那种关系平淡的泛泛之交。

  哪怕有时候出差都到别人家家门口了,也会若无其事的回应到:“我在和老公在逛超市呢。”

  看我有些犹豫又没有问出口,聪明的刘姐自己说道:“你肯定惊讶于,我今天怎么主动想着去招呼人家了,是吗?”我瞄着眼,点头承认。

  刘姐说:“哎呀,其实我真的是有意为之的。就是想给她一个机会还回人情。”原来,她同学青青的父亲年初时候重病,辗转去上海的大医院会诊。

  刘姐老公是医生,机缘巧合下得知了情况,就帮忙联系了自己上海的师兄帮忙主治,后果是有惊无险、转危为安。

  都是特别知书达理之人,所以这一笔不大不小的人情,让这个青青心里一直记念着。她深谙知恩要图报,人情要回还。

  只是怎么还呢?

  刘姐他们也不是一般俗人,直接送礼太简单粗暴,帮忙应急又没有契机,登门拜访又觉得过于形式主义。

  所以,怎么报答这个人情,据说成了青青的一大心结。

  他们几个共同的朋友也曾和刘姐说,有一次青青还问过大家,知不知道刘姐有什么特别偏好的东西……

  刘姐和我说,一直让人家对你怀着一丝不平等的愧疚之心,对双方都有压力。所以,何不好人做到底,让双方都了结了心扰。

  果然,青青那天带着刘姐逛了西安的大小景点,请吃了一顿档次颇高的特色饭馆,还买了满满当当四个大包的当地的土特产。

  回来后,我笑着对刘姐说:“估计你这个同学以后睡觉终于可以更踏实了。”

ayqvxf1ml-q-larm-rmah.jpg

  我妈有一个小本子,上面密密麻麻、勾勾对对的记着亲戚们的“人情世事”。我们姐妹结婚、生小孩等,各位亲戚有谁来的,分别给了多少红包等等,都一条条的记得特别仔细。

  然后,我们要根据这些,来决定各位亲戚家有红喜事之时,我们回还多少——“只能持平或略高”,是这个玩法的潜规则。

  用我妈的讲法,如果还礼比人家的低,那就等于自绝往来了。

  我听的头脑发麻。每次都有些不解的问:“都是亲戚,就图个情谊,至于分的这么清吗!?”

  我妈每次都认真严肃地说:“话不能这么说,亲戚来往也有讲法的,该怎么兴不能乱套了。”

  我不能评价这个习俗的利弊,只是感觉,在中国,人情真的是一项非常非常重要的特色。而这项事业的最核心精髓就是:来而往复,有情必回。

  所以,我妈最感叹的就是:“你大姨家好办,都是一样多的小孩……但你小姑家就一个小孩呀,以后你弟弟结婚我们要多包红包啊,不然我们家小孩多,人家来得多会觉得吃亏啊……”

  你看,在钱已经不是问题的时候,没有机会还人情,就成了新的困扰。

  你有没有这样的情况?

  工作日中午吃便餐,哪天一个同事请了客,你就一定会在心里想着,什么时候一定要再请回来。时间太短了回请,会显得刻意;时间长了,又怕人家误会我们不念往恩。

  如果别人送了你的小宝宝什么衣服鞋子,你一定会在逛街的时候,思考着可以买点什么合适的礼物回还过去。礼物不能太便宜,怕让人家不屑;也不能太贵重,怕让人家有负担,重新开启新一轮的“你来我往”。

  如果你生病的时候,有同事朋友来探望,你一定会在平常的时候,很留意对方有什么“事件”,以免错过了对应的时机,显得自己薄情寡义。而如果一直没有什么契机,还老觉得自己欠人家一份情,老觉得一直有个事卡着那里。

/

  我反正是有,而且感触良深。

  这真的是一个人情贵于金子的时代。

  钱,虽不好借,但只要有心,却并不难还。毕竟欠账还钱,有章有法,倒是没那么多的心理徘徊。

  但偶尔得了人家的恩赐或实惠,欠了别人人情,就成了一种别样的负担。

  如果是大大咧咧的人,反倒不至于寝食难安。但越理智清醒的人,越会为人情所折磨。

  不管出于什么缘由,欠了人情,总让我们感觉自此不能心无旁骛、理直气壮、镇定淡然地去对待一起的关系。

  因为我们生怕别人觉得我们贪小便宜,觉得我们知恩不图报,觉得我们不懂中国传统的礼尚往来。

  所以,经过自身的经历和体会,我终于“势利”地想通了:

  如果真的避免不了麻烦别人,那就尽快的用合适的方式和时机还回去。缩短时间成本,还自己一个安宁的心境。

  而如果你有小恩小惠施于别人,那么人家请你吃饭,那就答应吧。不是缺这一顿饭,是不想你我都为此挂肚牵肠。

  请给别人一个还礼的机会。


次阅读,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