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ground

在天亮前悲伤

2018/11/08

  直到狠狠地碰撞在隔离护栏上,我就知道,我完了。


 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穿透车玻璃,刺破大脑,自己的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波澜。


  那一刻,自己是清醒的;
  但清醒的意识里,却没有自己。


  甚至有点儿冷酷。
  冷酷得自己都感到可怕。


  反手一把方向盘,把车停靠在紧急停车道上,摘下安全带,打开双闪,从无法完全打开的车门里钻出,在尾箱里甩出三脚架摆好。


  好像所有的结局都在预知中发生,
  好像所有的画面都似曾相识。


  刺骨的狂风似乎想趁着夜幕卷走我的思绪,
  但斑驳的双闪又牢牢把我按回冰冷的现实。


  一幅幅画面仍反反复复在眼前闪现,
  耳边似乎还在回响昨天的句句言语。


  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想在证明,
  灵魂已经不在我的身体里了。


  你在凌晨四点半的无边黑夜里呐喊过吗?


  没有回应。
  没有人影。


  只有无边黑夜一样深邃的树林摇曳。
  只有划破苍穹呼呼作响的寒风凛冽。


  这大概就是灵魂从躯壳里挣扎着逃出的样子吧。


  天际渐渐亮了起来。
  但我知道,
  那些所有的不甘和倔强,
  再也回不来了。


次阅读,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