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ground

孩子,如何治愈原生家庭的伤害?

2017/05/17

  在没有孩子之前,我和卢先生是非常爱看电影的人。我们基本上每个星期,都会去看电影。有了孩子到了国内,这个七年,我们就一起看过两次电影。

  上周日,我被邀请去参加《当怪物来敲门》(A Monster Calls)超前观影活动。我赶快多申请一张票,第一次出席活动带家属哦。

  我们一起去看了这个片子,我是个泪点低的人,哭的稀里哗啦。不得不在电影院里,就带着墨镜,有点丢人。

  这部片子讲的是一个12岁,有点自闭,苍白,弱小的少年康纳的故事。

  康纳父母离异,他和生了绝症的母亲在一起生活。母亲看起来是一个乐观的人,但是她的健康状况却一天比一天弱了下去。

  自从母亲重新开始化疗之后,他每天晚上12:07分,都会做同一个噩梦,让他惊恐万分。一直到有一天晚上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树怪蜀黍,要给他讲三个故事,来交换他的噩梦。

  于是,故事就从这里开始。

  树怪给康纳讲了三个故事,每个故事都是有自己的意义的,但是每个结局都不是康纳所希望的。

allef-vinicius-242384.jpg

  第一个故事讲的是真伪。

  心怀叵测的女巫后妈被王子带领的人民镇压,王子成了一代明君,深受人民拥戴。这是被记载下来的历史,然而在这个故事中,王子却是为了诬陷女巫,而亲手杀死自己心爱的姑娘的坏人。

  从小到大,我们认为世界分成两种:好人和坏人。好人值得信任,坏人永被唾弃;我们总是凭着自己的认知去分辨好坏善恶。事实上,这个世界上,并没有根本绝对的好坏善恶,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有时候,我会有种恍然:其实,每个人都是一个没有脸,中立的个体,看心情,看情况,带上各种不同的面具。

  每个人都可能善,也可能恶,这是人性。在人际关系最重要的前提是,不要在没有仔细调查之前,就确立自己的立场,因为这只能是偏见。

  这个故事的更深刻的一层含义是,当我们把善恶投射到自己的时候。因为在很多很多的时候,我们所有的怪异行为的发源中心,都是因为自己无法接受自己,于是惊慌,恐惧,掩饰,害人害己。

  对别人有偏见,我们会失去世界,对自己有偏见,我们会毁灭自己。

/

  第二故事讲的是信念。

  真诚爱主的牧师通过弥撒,驱赶城中那个脾气暴戾,行为古怪的制药师。在他的观念中,制药师拒绝融合的行为和社会有悖。

  在社会中,人们本来就不喜欢异类,尤其是被自己信任的牧师呵斥的异类,没有人想要了解制药师善良的内心。

  后来,有一天牧师心爱的女儿生病了,牧师没有任何办法,他去乞求被他驱赶的制药师,希望得到医治。他愿意拿一切来交换,包括他的信念。

  在社会群体里,一个人能站立起来,那是因为有一口气的信念。信念是无形的,只不过是牙关咬紧和松开一线的关系。可一旦吐出信念,人就犹如泄了气的皮球,软了下去。

  信念本身的确没有价值和意义,问题是没有信念,这个人就失掉了价值和意义,变成了一个软皮球,随便别人捏来捏去。

  制药师,拒绝医治牧师的女儿。事实上,我想,病入膏肓,也许制药师也已经无能为力。

  道貌岸然的牧师失掉了女儿,失掉了信念,失掉了他一切珍贵的东西。

/

  第三故事讲的是存在。

  在人群中,总有人是不存在的。他并不是不存在的,而是对别人来说,他是不存在的,透明的隐形人。

  对于一个人而言,每个人都渴望通过别人的反应,而确认自己的存在。世界上最可怕的情绪,不是憎恨或者被憎恨,而是当我们觉得没有人需要我,没有人看到我,我是多余的。可是到底应该如何刷出自己的存在?

  这却是一个无法复制,人人纠结的问题。人生的问题不是一道有正确答案的算术题。影片中,康纳在怪物的鼓励下,激起了心中的怒火,暴打了长期对自己欺凌的男生。

  隐形人不再是隐形人,他用暴力的手段打破了隐形人的面具,他如愿以偿的变成了人们的焦点,然而他却更加孤独。

allef-vinicius-241577.jpg

  三个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故事讲完了,康纳需要讲的是他自己的故事。

  他拒绝,他挣扎,他拼命逃避,他不敢面对母亲的离去。

  敏感的少年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。是自己没有抓牢母亲的手,才造成了母亲的远去。他做所有能做的错事,他问剧中出现的每个人:“你不要惩罚我吗?”他从心中自己定义了自己,母亲离世是对他的惩罚,如果他能够得到惩罚,也许母亲就不会离世。

  这个说出来,让外人见笑的理由,却是他心中隐藏最深的秘密。

  他拼命的冲着怪物喊,我召唤你来,是为了救我的母亲!然而怪物回应他,我来是为了拯救你!

  我觉得《当怪物来敲门》,表面上是讲的是,柔软的少年如何直面亲人离世的恐惧,事实上,我认为这部片子还有更深刻的含义。这部片子是在讲,如何治愈我们每个人自带的各种各样原生家庭的伤害?

  我们每个人生活在不同的家庭中,随着成长,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也许你的父母太严厉,也许你的父母太骄横,也许你的父母太泛滥,也许你的父母太保守……每个人因为父母的个性,要求,以及自己的家庭气氛,无法避免的留下成长记忆。

  在我们成年之后,这些家庭给我们的记忆,那些会让我们疼的部分,我们统称为“原生家庭”的伤害。

  家庭就是,在相亲相爱的表象下面,相爱相杀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原生家庭伤害的人,是不存在的。人生最重要的意义,绝对不是去指责和抱怨原生家庭的伤害,而是如何自我治愈,改变自己。

  我们总在说,原生家庭伤害的破坏性绝大无比,那是因为原生家庭的伤害已经被封印在过去里。我们没有办法让时光重来,返回当时的情景,纠正伤害。

  所以治愈原生家庭的伤害,无论起因是什么,第一步都是要打破禁锢自己的枷锁,从过去中逃出来。找到自己,并了解自己。

  我们以为自己是最亲近的人,因为总是和自己在一起,事实上,我们会习惯性的忽略自己。我们总觉得,自己还行,可以撑下去,其实那个自己早就遍体鳞伤,濒临奄奄一息。

  找到自己,忍着巨痛把自己的旧伤翻出来,重新切开,挑出里面在持续化脓的刺,只有这些血淋淋,让我们惊恐的可以到晕眩的行动,才可以治愈自己。

  治愈并不仅仅是温情脉脉的怀旧色彩,治愈往往是比恐怖片更血腥的开颅手术。可是当一个人能治愈了自己,就没有什么可以不被战胜。

/

  治愈自己是这么一个艰难而曲折的道路,所以树怪才从真伪,信仰,存在,这几角度出发,最后在挣扎,威胁,逼迫和恐惧中,帮助康纳找到自己。这一路走来,真的不是繁花满地。

  这是一部很有心理素养的片子,非常适合父母和大一点孩子一起去看。因为从片子里面,我们可以衍射出非常多深刻的人生话题。

  做了父母的人都知道,现在的孩子,想和他们说道理,太不容易。

  父母子女是人生在世,最初也是最重要的关系。

  可有时候,我们挨得太近,靠的太近,我们茫茫然的把对方当成了自己,我们已经习惯躲避那些会刺到心的问题。

  所以,如果有一个既成话题,深入下来,就变得比较容易。

  人最大的恐惧其实是面对无法预测,却必然发生的未来。我们不得以,必须放下一些不想放弃的东西,去直面对恐惧。

  在人生中最重要的,就是找到自己,拥抱自己,正视自己。


次阅读,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