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ground

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

2015/11/08

  去年夏天,我和周星星陪叶子去试婚纱,叶子并不算特别漂亮,但是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温柔。穿上婚纱的那一刻,她对着镜子笑得很幸福。我不禁为她感到开心,她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。

 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对我们说:“我和金浩真的要结婚了,感觉这一切真的很不真实。”

  我说:“你暗恋他这么久,这次终于修成正果了,有什么不真实的。”

  她沉默了一会儿,回过身来接着说:“我就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,我们在北京好好的,为何要来大连举行婚礼呢?难道这里对他有特别的意义吗?”

  周星星拍了拍她的手臂:“你这是婚前忧郁症,怕这怕那的。金浩还不是因为大连有海,你不是喜欢大海吗?别乱想了。有我们这帮闺密在呢!他金浩还能吃了你不成?”

  叶子听我们这么说也笑着点点头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。随后周星星中途有事先走了,我带着叶子去大连滨海路的一家西餐厅吃饭,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竟然会在这里遇见林夏。

  林夏是我旧友,我们认识十年了,听起来好像已经很久了,但是仍旧没有她与金浩纠缠的时间久。

  是的,金浩,这个马上要和叶子结婚的男人,竟然和坐在我对面的旧友有着十年的情感纠葛。从兵荒马乱的初中三年,到狂风暴雨的大学四年,到最后他们足够成熟回归平静的又一个三年。十年,这十年,是我见证了他们爱情最好的时光与最坏的时光。我常常在想如若这两个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,那这份长达十年的感情将要落得何种孤单境遇。然而,命运这种东西谁人知晓,也许,曾经某个梦境约定好的誓言转眼为他人做嫁衣。而这个人就是我身边毫不知情的准新娘——叶子。

  一个是我旧友,一个是我如今的闺密。我由衷地感叹这个世界真的太小了。

  林夏坐在我对面询问起我的近况,我寒暄了几句欲打算留下联系方式带着叶子离开,因为我没打算介绍两个人认识,但往往事与愿违。叶子和林夏两个毫不知情的人竟然一眼投缘,相谈甚欢。一餐饭,两人竟然聊的异常开心。在最后分别的时候,叶子还邀请了林夏去参加她的婚礼。那一刻,我内心翻江倒海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是混乱,是心酸,还是害怕。我想都有吧。

  我害怕开口,因为对谁开口都显得非常不合适。但如若不开口,我很难想象林夏出现在婚礼现场,看见金浩和别的女人走进教堂的那一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复杂心情。

 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,我实在煎熬,就给林夏打了一个电话。我说:“林夏,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,你保证听完之后不许发癫。”

  林夏迷迷糊糊地嘟囔:“啥事儿啊,大半夜的,你要说出来我没疯,我就弄死你。”

  我纠结万分,到最后还是不敢直接说婚礼的准新郎就是金浩,我只是告诉了她,后天叶子的婚礼,金浩也会出席。

  林夏听见金浩的名字,用稍稍清晰的声音噢了一声。然后,电话两端的我们都沉默了。最后还是我开口打破沉默:“要不,你就别去了?”

  林夏立马回答:“干吗不去,不就是多年没见嘛,总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吧。我倒要看看他这几年到底变化多少!”

  我一下急了,心想这下完了,弄巧成拙了。我试了试又劝她:“林夏,我可告诉你,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在婚礼上闹事儿。叶子可是我现在的好闺密,你们两个我不希望发生什么不愉快,不管你看到什么都给我安安静静的知道吗?”

  林夏用不怎么耐烦的口气对我说:“好啦,我知道了,不就是见个旧爱吗有什么了不起。我顶多打扮得漂漂亮亮和他打声招呼,放心吧。我睡了,大半夜的。”

 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,独留我一个人在电话这头失眠良久。

  我不确定,我的不坦白是对还是错。

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

  婚礼当天,我翻了翻墙上的日历,觉得有些恍惚。怎么非得选个他们分手的日子举行婚礼。

  当初两人闹分手闹的风生水起,后来林夏为金浩一路从南追到北,两人和好也和得让大家莫名其妙,最终纠纠缠缠数十年,林夏终于消失在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里,这场感情风波才算彻底停止,当年金浩那个样子我不忍回忆,几乎是夜不归宿,整日喝酒买醉,差点因为失恋丢掉幸苦奋斗而来的工作。幸好,那个时候遇见了叶子。在叶子的精心照料下,方才慢慢从林夏的感情阴影里面走出来。两人安安静静地过着一个打死不说,一个打死不认的暧昧生活。终于在今天,已婚姻的形式划上完美的句号。

  我为叶子感到高兴,但是转而一想到这些年消失后,又突然出现的林夏。我幻想着林夏打扮得优雅成熟来到婚礼现场,仿佛今天结婚的人是她。然后我却不能想象当她看见新郎是金浩时的表情。我的脑海里忽然出现金浩穿着笔挺的西服朝她走来的模样。他会对林夏说什么呢?

  是时隔多年后云淡风轻的一句:你过得好吗?

  还是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感叹一句:可惜不是你?

  还是装作陌生人面无表情的从她身边一笑走过呢?

  不管如何吧,反正今天一定不会是个太平的日子。

  外面阳光正好,好的太过耀眼了。

  上午十点,林夏穿着一身紫色礼服,长发盘起,从脸颊处又微微垂下几丝,画着明媚的眼妆,整个人显得既妩媚又可爱。她一到婚礼现场,我立马第一时间冲出去接她,然后打算把她带到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上,只求她不要成为全场吸引目光之人。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有人竟然会比我最先一步从人群中发现她,然后抢在我前面截住了她。

  那个人,就是金浩。

  我只能无奈的站在离他们只有三步之遥的地方,看见两个昔日的恋人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。我猜想着当林夏看见金浩西服上那硕大的“新郎”两个字的时候的心情,我揣测着金浩看见穿得无比美丽的林夏时的心情。我感觉我比他们两个人还要紧张。

  但万幸,两个人都没有失态,只是林夏那紧紧相握在背后的手有点刺痛了我的眼睛。

  是金浩率先打破了沉默,他说:“怎么是你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林夏故作镇定地说:“哦,哈哈不知道新郎是你就来啦。早知道,就......就不来了。”

  然后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,又异口同声地问:“这几年?”

  林夏:“你先说吧。”

  金浩:“算了,还是你先说。”

  老掉牙的情节,我在一旁听着都嫌磨叽。

  林夏背后的手抠的越来越紧:“这些年,你过得好吗?哦,不对,你都结婚了,应该是不错了。”

  金浩脸上闪过一丝愧疚:“林夏,我,对不起。”

  林夏打断他:“不,你别和我说对不起,如果当初不是我。你也不会。”

  金浩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林夏的眼睛:“当初为什么会离开?”

  林夏没有勇气迎上他的目光,把头微微低着:“离开吗?呵呵,因为累了。能给你的都给了,后来就不确定是否给的都是你想要的了。”

  “是啊,累了。林夏,你,今天很漂亮。”金浩也假装轻松地说着。

  林夏回了一句谢谢,又是良久的沉默。

  最后,不远处的司仪调麦的声音打破沉默,金浩伸手想试图安慰的拍拍林夏的肩膀,手刚好伸出来却又涩涩的缩了回去。林夏仿佛看出来他的尴尬,说了句:去吧。

  然后转身走近不远处的我身边,而金浩站在原地停顿了大概三秒钟,也决绝的走向了另外一边。

  我急忙上前一步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,拉着她坐到了偏远宾客席上。我什么话都没有说,我知道她这个时候需要冷静和消化。

 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。我看见叶子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地出现在众人面前。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,她踏着所有人的祝福面带微笑的朝着金浩走过去,而不远处的金浩,玉树临风,脸上同样闪着异样动人的光芒准备迎接他的新娘。我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林夏。林夏低着头,我以为她会哭,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,我握住了她的手,希望能够给她适当的安慰。

  半晌,一对新人面对面站定。婚礼的司仪是个胖子,我听到胖子的声音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。

  他铿锵有力地说:“请新郎新娘面对面站好,我们的婚礼仪式马上开始!”

  胖子的声音越来越模糊,仿佛与我记忆中金浩的声音重合在一起。

  金浩嘻皮笑脸的趴在教室的桌上,对着林夏撒娇道:“喂,这个题目不会写,快点给我写好,我先睡会儿,老师来了叫我。乖~”

  胖子:“金浩先生,你是否愿意娶林叶女士为妻,从今以后……”

  金浩:“林夏,我他妈就是爱你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  胖子:“无论环境是好是坏,富贵或是贫贱,健康或是疾病……”

  金浩:“林夏同学,等咱毕业了就到这座写字楼上班,我负责赚钱,你负责生娃!哈哈!”

  胖子:“成功或是失败,都要支持她、爱护她。”

  金浩:“为什么要走,为什么?好啊!走啊!走了就不要再回来!我他妈就当从来没有遇见过你!”

  胖子:“金浩先生?”

  金浩:“林夏,我错了,我们和好吧,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,只求你别离开我!”

  直到最后胖子清了清嗓子大声问金浩:“金浩先生!你愿意吗?”

  他的声音太大以至于我再也听不清金浩最后一次醉酒的声音了,我看着红毯上金浩愣愣的神情,然后他恍然惊醒,用坚定的声音说出了“我愿意”三个字!

  我猛然侧过头试图抱抱林夏,却发现位置上早已经人去楼空。我用目光扫视里全场一直都没有找到林夏的身影。而红毯上金浩和叶子开始交换戒指,旁边一对情侣紧紧握住对方的手,露出一副海誓山盟非他不嫁的表情。我起身悄悄离开了宾客席想要寻找林夏,就在我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看见林夏渐行渐远的背影。我没有追上去,我想这对她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放下吧。那一刻我知道了这个世上最难忘记的两样东西是什么了。

  一个就是遇见,另外一个就是忘记。

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

  我永远无法忘记,初一的那年夏天,金浩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截住了我,把一封写好的情书塞到我的手里,霸道地丢下一句:“帮我把这个交给林夏。告诉她,以后她就是我的人了!”

  誓言不必太早许下,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往事不能轻易回首,一回首再回头,谁为谁遇见,谁为谁等待,谁又为谁付出了最好最美的岁月年华。

  时光易逝,物是人非,到头来,一场爱情里,没有所谓的是非对错,也没有所谓的对之人错之事。

  最后,走到一起的,不一定是最爱的,但一定是最适合的。

  而那些死缠烂打,发狠爱过的过去,就让它好好过去吧,过你的日子,别去想你过了的日子。

  愿,彼此,都能留有一颗还算完整的心,去爱下一个还算完整的人。


次阅读,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