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ground

我若举手之劳,你不必涌泉相报

2016/04/29

  去年年末,有一个读者给我公众号写了一个长篇回复,大意是,他是一个集邮爱好者,今年法国会出一套有关中国猴年的限量邮票,请问我是否有可能帮他想办法在法国当地买到,他可以出些跑腿的费用。

  我想了想,把他加到个法国文化交流群里面去,给他做个出场白。因为群里很多人认识我,大家反应也还算热烈,看到有了眉目,我就退了。

  中间无话,算算也有大几个月了。

  前两天,我正急火攻心的堵在上海高架的冷雨里面,突然微信不停地响,还是这个读者,他说,邮票拿到了。问我,两妞儿都属什么,地址是什么,为了谢谢我,想送两个妞儿一套生肖邮票。

  虽然从十三岁之后,我就没有再集过邮了,但是我还是给他了我的地址。我到真的不是为了贪这点便宜。

  小小的邮票,在他是一份心意,在我是一份惊喜。

  我家有个专收卡片的文件夹,里面有我们收到的生日卡,圣诞新年卡,明信片等各种卡片。我准备把邮票也放进去,等到妞儿们长大了之后问,“哎,为什么会有张邮票?”

  一生那么长,如果这算是一个故事,这是一个有温度的故事。

  对他对我,都是举手之劳的小事,就是因为这一点点的温度,让我们可以记住很多很多年。

我若举手之劳,你不必涌泉相报

  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,有一次,我要坐长途汽车去另一个城市。

  要上车的时候,突然有一个满身灰尘和汗水的中年男人跑过来,问我,可不可以跟我换位置?他是下一班车。

  他的眼睛不亮有点浑浊,使劲瞪着我,急切地说,“我家里面有急事,我要早点回去,这辆车满了,我给你钱,我只有十块。”

  那个时候十块钱,还可以做很多事情。一碗加了牛肉和茶叶蛋的拉面,也就五块钱。

  他说完还掏出他皱皱带着体温的十块纸币,试图塞到我手中。吓得我往后一跳,钱掉到地下。他把钱捡起来,继续低声央求:“下一班车是一小时之后,你一个人没有同伴,等一下,帮个忙,好吗?”

  长途汽车站一直都龙鱼混杂可怕的地方,人多事多脏乱差,多少耸人听闻的骗局都是在这里开始。从小就被叮嘱过千百遍,陌生人要小心,尤其是女孩子,被拐被买被强奸被割器官。

  周围一圈人看热闹,没有人讲话。我才十九岁,害怕又惶恐,只想化成轻烟,当场隐形。

  这时候车门打开了,大家如鱼贯而的上车,我边说“对不起”,边跳上了车。那个人看着我上了车,又在下面发了会儿呆,一跺脚走了。

  我并不知道我究竟是避免了一场厄运,还是制造了一场遗憾?

  但是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记得他浑浊的眼睛,急切地央求。

  一生这么长,如果这也算是一个故事,这是一个有不适感的故事。

  让我记到很多很多年以后,可是人生没有另一种“也许”的可能。

我若举手之劳,你不必涌泉相报

  在法国的时候,我最好朋友的朋友回国了,但是她还想继续办法国的长期居留卡。我们在同一个小城里面一起住了两年,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坐下来吃个饭。

  那个时候我的好朋友去了另外的城市,所以她就找到了我。给我写声情并茂的邮件,让我去大学给她注册并买学生保险。

  那时候我也上班了,还好我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。我提前把要做的工作,匀到其他的时间做完。中午从公司出门,为了节省时间,在家做了三明治,坐了近一个小时的车去大学。

  纵然我几年前在这里读过一年半法语,进了大学还是找来找去,走了很多路才找到她要注册的系。

  那天人很多,办公室开会不开门,我足足等了近两个小时,才注册好。大学行政机构四点就关门,等我再找到买学生保险的地方,已经关门了。

  我在等的时候,一直在问自己:“卢璐,你究竟在做什么?”

  我们在五百米远的地方住了两年,也没有成为朋友,难到现在隔着山隔着海,隔着十万公里,我们反而可以成为心意默契的知己吗?

  张口说句“谢谢”,简单至极。可是这个谢谢,究竟是轻如鸿毛还是重如泰山?计算方式其实是在于我们自己的心里。

  我在回家的路上,找了一个邮局把注册好的文件寄给她。写了一封邮件说,大学已经注册好了,但是保险没有买。现在我也很忙,下一步我实在是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继续帮忙了。对不起。

  她从此消失在我的生命里,从来没有回过我的邮件。

  我一直想着,如果有一天我还能遇见她,我一定会说:“你欠了我五个小时的谢谢。”

  如果这也还算是一个故事,这是一个有代价的故事。

  让我明白,我可以帮助别人,但是代价不能够是作践自己。

我若举手之劳,你不必涌泉相报

  在这个世界上,总有很多人觉得,世上所有其他人的存在,不过是为了服务自己。

  在这个世界上,总也有很多人真得需要帮助,并且会真心真意的感激。

  盲目愚昧的遵从面子的驱使,浪费自己的生命去“帮助”别人,这是不尊重自己。

  无视别人的需求,或者先计算帮助后的回报和利益,更是不尊重自己作为人的权利。

  与人为善,乐于助人,是人类社会承传下去的根本。作为群体动物的人,没有信任,没有归属,找不到安全感,凄苦无助,只能惶惶终日。

  和朋友带着孩子去动物园野餐,花开满树到处都是人。我们正挤在一块空的砖石铺地小广场上,突然间,砰得一声,在我们几米远的地方,一个老人摔倒在地上。面色苍白,额头上渗着血。

  在场几百人,却没有人去扶。

  朋友里面有一个是来旅游的法国人,他想去扶,被我一把拽住了。他有点木糟糟的不明白,其他几个常驻国内的法国人,一起给他解释来龙去脉。

  离老人最近的人楞了几秒钟之后,一致的退后几步,空出一块地方之后,开始大声询问:“这是谁家的老人?”

  声音惊动了走在前面的家人,他们跑过来,七手八脚地扶起老人,走到旁边的石条凳上躺下。

  后来我们快快顺着人流走了,不知道下文。

  在这个越来越现实冷漠的社会,谴责人性又有什么意义?

  活在当下,每个人都得要有七窍玲珑心,任何人都是指望不上的,机关算尽,先得保全自己。

  在不会彼此尊重,没有任何信任度,人人自危的社会里,帮助是一种奢侈品。

我若举手之劳,你不必涌泉相报

  我们三年前到上海,没有任何朋友。现在已经有了相对稳定的朋友,周末总有各种聚会晚餐,轻松惬意。

  我最亲近的朋友,大多都是孩子们同学的父母,你帮我接一下孩子,我帮你看一会儿孩子,孩子一起结伴去上钢琴课,英语课,美术课或者芭蕾舞,然后就成了朋友。

  有需要才有帮助,有帮助才有接触,你领情,我更领情,一来二去,三来四往,就成了朋友。因为成了朋友,我们更可以相互帮助。

  帮助其实是一种暖暖的温情。

  一生中谁没有过需要帮助?

  就是因为有了别人的帮助,那个小问题变成了生命中一颗圆泽的珍珠。

  我知道,我们不是专做好事的雷锋,我们也更不是以身殉道的圣人,每一个凡人的人生,都在忙忙碌碌。

  考虑到我的时间,精力,能力等各个因素,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我会力所能及的帮助所有需要的人;我会尽早拒绝我力所不能的要求;我会不理睬曾经背负过我的人。

  帮还是不帮,做决定的时候,我会考虑很多因素,唯有一点:“面子”,这么华贵的东西,不在我的考虑范围里面。

  那些因为我拒绝帮助而渐行渐远的朋友,那就好走不送,我们就此别过,一拍两散。

  那些因为我出手帮助而心怀温暖,越走越近的成了朋友的朋友,我们可以一路欢歌,携手向前。

  其实我一直觉得,帮助并不应该用来交换。

  帮助本身就是一种价值。只有成一个有价值的人,才能帮助别人,也得到别人的帮助。

  我若举手之劳,你不必涌泉相报。

  帮助是一把无心插柳的树种子,举手之劳,若有回报,皆是惊喜。

  充满惊喜的人生,要有多惬意?


次阅读,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