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ground

对一个人好,时间长了他会忘记感动

2016/02/05

  刷新闻的时候,看见评论区的一个人被大家狂骂,几乎是上万人一起回复骂他。我特想知道他到底说了点什么,能引起这么多集中的炮火,一直往下翻看到他的评论后,我带着严谨求实的态度又回头看了哪条新闻。

  然后一反常态的不嫌麻烦,特意注册了一个账号,就为了抒发心中难平的怒火,骂他一句傻逼。

  新闻说的是一个特别让人心寒的故事,说有一个叫丛飞的歌手,个人捐了近300万资助178个贫苦学生上学,凡是他有他全捐了,最后看病的钱都没剩下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被病魔吞噬耗尽,即使这样,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他还签订了协议,捐献了自己的眼角膜。

 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他胃癌临逝的最后时期,曾经被他捐助过的学生们漠然无视,他资助过的众多学生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他。

  记者采访被他资助过的学生,受丛飞资助的李某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了,毕业后与丛飞没有任何联系,只是有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,“不小心”说出了受丛飞资助上大学的事实。

  几天后,他从网上看到记者写的文章中提到了自己的名字,很不高兴,感到没面子,要求丛飞想办法删去文章中他的名字。

  丛飞的朋友林燕打通了李某的电话“我很平静地问他为什么要删去名字,他说他现在是大学老师,这事让学生知道了会很没面子。我说贫困受助是你一生中的重大机遇,再说贫困又不是罪恶,学生知道了还能怎么想?他说我就是不想让学生知道我过去的状况。我问,受助是耻辱吗?他说,我没说是耻辱,但我希望永远不再提起这段往事。”听到这里,林燕气不打一处来,

  “当天晚上,我一整夜没有睡着,第二天见到丛飞,他告诉我,他也失眠了一夜”。

  受助者小A,大学毕业前夕,她还与丛飞保持联系,丛飞一直通过电话对她进行辅导,并在她即将大学毕业时为她找工作,但后来,只是丛飞为她找的学校音乐教师的岗位她不满意,才失去联系。记者得到小A的电话后与小A有一次通话,下面是对话的主要内容:

  “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是否记得自己接受过丛飞的资助?”
  “我是接受过他的资助,当然记得,当时丛飞同意帮助我也是出于一种自愿。他有他的想法,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他。”
  “他资助你时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?”
  “至于有什么样的想法,我也说不太清楚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:任何人做事情都是有所图的,至于他图什么,我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。”
  “我猜不到,你猜到了吗?”
  “我没时间去猜别人的想法。但你作为一名记者今天来给我打电话,核实丛飞是否资助我读了大学,不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他的想法吗?”
  “他胃出血了,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,会有生命危险。可他现在陷入了没钱治病的困境,你想没想过应该向他伸出援手?”
  “向他伸援手?怎么伸呢?给他治病?可我现在每月不过三四千元钱,还没这个能力。再说,他也从来没向我提过这个要求。”
  “你无力帮助他,可也应该去看看他,让他知道你还没有忘记他呀。”

  “我太忙了,没有时间。”

  丛飞住院后,手机放在林燕处,林燕接到这类电话最多,感慨也最多。
  有一天,林燕刚打开丛飞的手机,一个催款电话打了进来:

  “你不是说好要将我的孩子供到大学毕业吗?他现在正在读初中,你就不肯出钱了?你这不是坑人吗?”
  林燕急忙解释:“丛飞病了,已经几个月不能演出了,现在暂时没钱给孩子们交学费,等他身体好了一定想办法寄钱过去。”

  对方听罢,半信半疑地盘问起来:“他得的是什么病啊?”

  林燕告诉对方是胃的问题,可能比较严重,对方听了,问:“那你问问他什么时候治好病出来挣钱啊?”

  引发大家炮火的评论是,“中国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伪善的小人,不还是想红吗,炒作,活该,他慈善的本意和动机就不好了,渴望回报,总是惦记着往回拿点。真正的助人是不求回报的,就是因为他这种阴暗的心理,所以才得的胃癌。积德行善哪能这么功利。”

  看完整篇帖子,心里头掠过一丝凉意。其实无论是丛飞还是被助者略显刻薄的言语实质上都没有说错,只是出于基点的不同,就像法律和道德哪个更好,谁也说不清楚。

  自认我不是一个好人,虽然让座,帮助之类的事情还是有做,但是我知道,我远远达不到舍己为人的地步,我心里会带着一种渴求,希望每一次的助人都是为自己积累一份福报。不求什么实质性的回馈,但总要觉得值得。而看到那些受捐助者的话语,忽然感觉有点难过。

对一个人好,时间长了他会忘记感动

  中国古话说,斗米养恩担米养仇。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,对一个人好时间长了,他会忘记感动。

  很难想象丛飞最后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,家徒四壁。在他去世的时候,女儿还不到一岁,那些他曾经拼命工作省吃俭用的帮助的人,在他频死之际还在伸手管他要钱,态度冰冷且强硬。

  然后网上出现了各种的风言风语,看完这些看似揭秘的逻辑分析后,感觉真的更悲伤荒唐了,可能他就是被资助过的学生中的一员吧。

  因为不管怎么样,人家做到了,而你什么都没做只是评头论足,这就是0到无穷大的差距。

  第一次收到意想不到的优厚,大家都会心存感激带着欣喜吧,但如果这个人反复的给你第二次,第三次,第N次后,你会觉得理所应当。

  大衣哥朱之文走红后,他的大衣成了护身开运法宝,有一个综艺节目找到朱之文,希望他用拍卖大衣的方式救助贫困家庭,老朱觉得这是个好事,欣然答应。最终老朱的大衣以51万多元卖出。被现场气氛感动的朱之文没和任何人商量,当场表态,要自掏腰包,再捐10万元。

  事后,他从朋友哪里得知,在节目录制之前,他要卖大衣的消息就被放到了网上,当时有不少人质疑他炒作。助理和朋友认为他被人利用,背了黑锅,替他委屈,在处理后面10万元的捐款上,与他发生了争执。但朱之文说:“我不管,只要是对那小孩有好处就行了。我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。”第二天一早,朱之文就把钱汇了出去。说话要算数,他说这是他做人的原则,至于后面太多复杂的事情,他说不懂。

  这件事得到了村里父老乡亲们一致的叫好声,都说“咱们村出去的老爷们,就得拿出一个男人样,这事办的讲究,给咱村儿争脸了!”成名以后,朱之文又给村里办了不少事,大家开始时都非常乐呵的感恩戴德,接受时流露出幸福的喜悦,但随着他在成功后不仅努力为村里修路,还为慈善拍卖表演服一切就发生了变化,风言风语就开始弥漫在村子的各个角落,大家一致觉得不公平,凭什么和你当了这么多年乡亲,还不比外人分得多啊。然后同村村民们竟然说:这对他是九牛一毛,他要想叫俺说他好,就为庄上每人买辆小轿车、一人再给1万块钱。

  不想把这些事联系到一块,说成是“你弱你有理”,其实深究这种以德报怨只是因为大家忘了最开始来的初心,对一个人长时间的好,他就会忘了感动。

  受到的恩惠优厚变成了理直气壮的应有应得,再和身边人进行一下对比,为什么我没有他的待遇好啊,不公平,你这有私心啊,有偏有向也太明显了。然后愤怒开始升级,变成怨气,最后彼此撕破脸皮,从此到处讲究,“我告诉你啊,那谁谁,人品真的有问题。”

  你给别人七分,他记住的是你少他三分。

  别让我们每个人活得孤立无依。

对一个人好,时间长了他会忘记感动

  在愤懑之余回想下,我们每个人,生活中都在对着不同的人扮演着这种白眼狼的角色。

  前阵邻居换了男朋友,原因是男生对她已经不好了。不好体现在哪里呢,不会再在意她各种撒娇的小脾气,不会在她难受的时候嘘寒问暖,只知道赚钱,根本不在意她了。

  她的新男友打动她在哪里呢? 是因为新男友在立冬那天,她发朋友圈说嘴巴寂寞了,在老男友只是点个赞表示下关怀然后默不作声的情况下,小伙子一声不吭的打车到她家,把一大包零食都放在了她的门口,里面还有一盒他亲手包的纯肉馅饺子,连酱油醋都准备好了。

  从那一天起,她的心一下就发生了情感变化。再来几次下班接她,帮她暖手,矿泉水拧开瓶盖捂热了再递给她,她果断就投奔了新人的怀抱。

  然而呢,在之前漫长的日子里,老男友为她重复了这些动作无数次,可是时间长了,次数多了,她习以为常了。忽然换一个人做,一下又开始感恩,觉得新鲜了。

  折腾了一段日子,她又后悔了,发现新男友绝对不如老男友来的实在,走的都是形式,没有什么实际的东西,她又想和之前的重归于好。

  老男友果断拒绝,只是轻轻的和她说,没意义了。

  男女之间就是这样吧,每失望一次,我就少做一件爱你的事,直到备注改成全名,取消特别关注,上线不主动找你,收起准备送你的东西,不再关注你的动态,删掉你所有的照片,再也不偷偷看你的时候,那就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。

  再好的过去,回忆的次数多了,味道也就淡了。

  我们总是不自觉地把最坏的脾气留给最近的人,把最高的要求留给带自己最好的人。因为接受的温柔多了,会不知感恩;受到的优厚久了,会忘记感动。

  别让信任呵护你的人感到悲伤。


次阅读,1 条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