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ground

对不起,没有谁有资格和我妈一起掉到水里

2015/12/18

  以前行文提到过一个凶星,这也是曾经服过刑的一个朋友亲口说出来的。
  那个估计这辈子也出不去的悍匪,面对着砍刀钢管能硬扛着杀出一片血路;面对着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社会阴暗面也能游刃有余;做了小半辈子狼心狗肺心狠手辣的打手。
  我那邻居小孩在夏夜的星辰里蹲在我旁边给我讲这个男人的时候。我没有丝毫同情,哪怕他右手只有两根手指。
  一报还一报。
  “他那时候那个六十多的妈经常来看他,送的东西到他手上剩不了多少,他时常破口大骂。骂得连我们狱友都觉得他就该毙了。”
  “后来呢?”
  “我出来前那个年末,他妈去世了,再没有来过,那晚上我睡不着偷偷摸摸起来抽烟,就看到他站在那里,哭得像个傻逼一样。爽子我不骗你,我一直没觉得悔改,只觉得运气不好才会进去,但是那一天开始,我很想我妈,真的想。”
  这大抵是那个时候我和他的对话。
  这个场景一直在我眼前打转,特别是当我和我妈发生了矛盾的时候。
  我千万次地告诉自己:因为只有他们无偿地爱着你。


  公众号后台消息大概有几种:
  1,骂我是个神经病逗比来找我瞎扯淡的。(包括早中晚签到)
  2,情感问题。(这个最多)
  3,亲情问题。(很少,但如有出现就是大篇幅)
  4,赞美我健康积极乐观向上。(虽然没有但是我还是希望有,所以总结在这)
  情感问题很多,对于五花八门的曲折也给我写作提供了一些素材,但是亲情问题其实更容易写成文章而且能够引起共鸣,但我一般都认真回复却很少拿来当作素材写。
  我的回复都很简单:我觉得不管对错,主动低头的都应该是你,而不是你的长辈。
  我小时候因为调皮常常挨打,每次我妈絮叨我的时候我都不想和她说话,心里想的基本上都是反正我独生,我不跟你说话就和你冷战,就能把你气到半死。
  挺幼稚是吧?但那个时候我还真就这样做的。
  一般坚持不了两天就会因为零花钱的原因放弃冷战主动示好,我妈就会一边说小犊子你不是牛嘛一边给我钱花。
  现在大了一些觉得有趣,也觉得这些幼稚勾当实在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行为。
  我常常把这个桥段给我的读者讲,告诉他们,我年纪小不知道那么多的世故无常,但我总觉得一点,爸妈是对你最没有希冀回报的人,如果这样的人都没有让你坦诚或者热爱,我不相信你能带给任何人温暖或者爱。
  所以你觉得棘手是一回事,但你心中是不是还热忱又是一回事。
  其实我最想回复的是:真的,朋友,你每天都能和一个公众号聊得热火朝天,为什么不想想怎么好好处理你所拥有的亲情烦恼呢?
  如果你不能主动向你妈低头,这样的话请你不要关注我。

对不起,没有谁有资格和我妈一起掉到水里

  我有一个朋友,刚毕业参加工作。
  很少回家。
  有一次我去找他家,约好了一会儿要一起喝茶。
  我一进门就看到他正把他妈的脚放在自己腿上,小心翼翼地给她擦着什么药,好像刚洗完脚,旁边还放着一个木桶。一米八几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弯着腰,颇有点滑稽,阿姨在旁边笑咪咪地不说话。
  “小爽来找你了,别让人等太久。”阿姨笑着说话。
  他摇摇头:“不急,擦完我就出去。”
  他妈妈招呼着我坐下,和我聊家常。
  出门过后我一脸羡慕:“说实在的,我没给我妈洗过脚,觉得矫情,还有点不好意思。”
  他点了一根烟:“不一样嘛,每个人都不同的表现自己的爱意的方式,我这最开始也是我女朋友叫我做的。我觉得挺有道理的。”
  我笑着开口:“靠。那你后来还洗上瘾了?”
 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:“你想想,大学四年都在外面,这工作一来我回家可能大半年就这一次,洗个脚没啥的。”
  我忽然觉得心里挺难受。
  三线城市拴不住年轻儿女的心,可有些人已经踏实生活了大半个辈子。
  回到家我算了一下。
  大学一年除了寒暑假鲜少回家,估计以后工作也很少回去,一年两三次吧,每次应该也呆不了多少天,而一旦有假,陪对象、和朋友玩等等等等事情可能让家人排在了最后。
  安慰自己他们是至亲,现在思考或许只是因为他们向来为我们付出,我们习惯了罢了。但是一年能见两次,每次三天是六天。
  你觉得还有多少年?
  想起每次我还没回来我妈就打电话问我想吃啥的欢喜样子,有股情绪在鼻腔蔓延。
  “回家好好陪爸妈”这七个字我霎那间觉得字字千金。


  《教父》里有这样一段台词,我很喜欢:
  "You spend time with your family?"
  "Of course I have."
  "Very good!Don't take care of the family of man,not a real man."
  “你花时间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吗?”
  “当然。”
  “很好!不照顾家人的男人,根本不算是个真正的男人。”

对不起,没有谁有资格和我妈一起掉到水里

  这不是较真,也不是矫情,标题这句话在我念大一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就这样说过。
  她当时问我:“儿子你说,以后妈跟你媳妇同时掉在水里你救谁?”
  我一脸黑线:“叫你少在网上看段子。”
  “你说看看。”她带着笑意。
  “叫爸去救你啊。我是旱鸭子。”我东拉西扯。
  “他还不是个旱鸭子!你说不说!!”她带上了威胁。
  我思考良久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  “妈,这辈子没谁有资格和你一起掉到水里。”
  她忽然沉默了。
  “难怪你单身……”半晌后她冒出这么一句。
  我当时就想挂电话了,还有这么玩的??
  “放心,妈以后不走水边,怎么也不可能让我儿子为难不是?”她声音是真的很高兴。


  我刚在听钟立风的《今天是你的生日,妈妈》,心思一起写了这篇,有句歌词还是很感动的:妈妈我告诉你我找到了真正的爱情,她的模样就像年轻时候的你。
  写到这里要收尾的时候我看了一眼,想想还是要补上一句话。
  毕竟是站在男人立场有些偏颇,而且这个命题本来发生的可能性太小。
  我大概也只是借这篇文章说些平时很少说的话吧。
  可是姑娘,一个男人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爱,你敢信他爱你么?
  别开玩笑了。
  这个女人也曾被人捧在手心上,也曾度过青葱岁月豆蔻华年,可是后来啊,这个姑娘容颜不复,但她看着你的眼神里,依旧饱含着你降生之时她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抱着你的爱意。
  从此她就开始老去。


  我去给我妈打个电话。


次阅读,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